邻居刘伯伯

太阳光被镂空花纱窗帘筛成斑驳的光点,无数的光点投在书桌上,变成带有神秘色彩的拼图,我醒了。

邻居刘伯伯,是一个极平凡的人,他白手起家,在马路边经营着烧烤生意,每天都是在烟熏火燎与叫喊声中度过的。当天刚亮时,他就会一骨碌从床上爬起,洗漱完毕,发动起那辆破旧不堪的三轮车油门。三轮车发动机的轰鸣声,声声入耳。这时,我就被他从梦中唤醒了,刘伯伯简直就是一个常年不坏的闹钟。

刘伯伯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穿梭,瘦小的身影时隐时现。在各种叫卖声中,他急匆匆地朝一家店铺走去,然后开始挑拣新鲜的食材。他左挑挑,右拣拣。翻翻这边,看看那边。忽然,他如同老鹰似的眼睛紧盯着那批藏在货物底下的新鲜食材?!袄习?,我看看那一筐?!绷醪檬种噶酥?。老板漫不经心地搬起了那筐食材?!鞍パ?,你看看,这不都一样嘛!”“差别可大着哩?!绷醪ξ卮鸬?。挑选完食材,他开始千方百计地与老板讨价还价。

“多少钱!”“30!”“26!”“28!”“27!”......这砍价的功夫真是了得。

刘伯伯的烧烤在晚上常常最火爆。

几十米之外,我们就能听到刘伯伯哼着东北小调的声音,有时,还会响起“东北二人转?!绷醪歉鐾辽脸さ亩比?,来到日照也有些年头了。刘伯伯的热情好客如同一瓣火红的石榴花,人人皆知。那微微上扬的嘴角,开朗的笑声,直爽的话语,为他迎来了众多的回头客,这也使得他的小烧烤摊变得格外红火热闹。顾客临走结账时,差个块儿八毛,他都一笑了之。有时,他还会免费送上几串“满口香”。微风拂面,人们听着他的小调,吃着香气氤氲的烧烤,简直是一种享受。在高高的路灯下,刘伯伯忙碌的身影被拉得很长、很长。

自从创城以来,刘伯伯的摊位被取缔了。经济来源没有了,家里的唯一支柱也塌了。一向不辞辛苦的刘伯伯又东挪西凑,借钱在大学城租了个店铺,干起了自己的老本行——烧烤。整个大学城,一提到“满口香”,人们都赞不绝口,那一缕缕的香味,又开始慢慢地飘散,而且飘得越来越远。

听说,刘伯伯欠了许多钱,至今还没有还清,但他的脸上整天都洋溢着笑容。原来,我曾不停地抱怨学习苦,学习累。想到刘伯伯,我的脸不禁红了。

重温,让我获得了一份前行的力量。向后转,向前走,我走向充满希冀的未来。

内容推荐

【下一章】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【没有了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