洁白的粉笔屑--忆我的老师

洁白的粉笔之魂,从老师的手上飘飘洒洒,落在那苍苍银发上,和那根根发丝融在一起,落在那整洁的衣装上,点缀出了梨花般的诗意……我不禁想起了小学时的老师,令我难忘的好老师。

有一回,老师上课擦完黑板转过身来,我们都哄然大笑,原来在她的鼻翼上抹了一些粉笔屑??吹轿颐切?,她怔了一下,轻声说:“请大家安静?!苯幼趴冀兴目纬?。下课了,她带着一身的白粉笔屑走了,这时,几个调皮鬼就又开始笑起来。此时,我却没有笑,静静地看着她那沾着粉笔屑的背影,仿佛又看到了她鼻尖上那圣洁的粉笔屑。哦,那是一枚精致的勋章??!

不知多少次,老师把自己刚学步的孩子锁在屋内哭啼。下课后,她才匆匆打开门,用那沙哑的嗓音喊着孩子的乳名,放下手中的课本,抱起委屈的孩子,伸手擦去他脸上的泪花。忽然,她的孩子笑了,他用小手指着妈妈的脸:“妈妈真脏!”老师拿过镜子,“哈哈哈”,母子俩都笑了,老师笑得很甜蜜。这时,上课的铃声又响了……

冬天,天冷了。室外雪花飘飘,室内讲台上的“雪”也在纷纷下落。平日里可以写得一手好字的老师,此刻却一次一次地擦去败笔,粉笔屑灌进了她的袖口,染白了她被寒气冻得肿大的手。我发现她的手指显得很僵硬,艰难地握着粉笔……

下课时,她把我叫到办公室,指着作业本上龙飞凤舞的字迹说:“这样潦草的字,是给谁看的???”然后让我重做。我百般不情愿地做完后,她语重心长地对我说:“字如其人,学语文首先要把字写好……”她还告诉我要像蜜蜂一样采花粉,才能酿出甘甜的蜂蜜,希望我以后要多问,而且什么时候来都行。

一次,看到了“他们俩个”的说法,又想起“他俩”,就去问老师。老师正在吃午饭,见了我,连忙把筷子搁下,兴致勃勃地讲起来:“俩字,就是两个,后面不用‘个'字或其他的词。所以“他俩”是对的,“他们俩个”是错误的?;褂小柏怼弊?,也同样?!崩鲜χ牢铱词楹芟钢?,便鼓励我说:“兴趣是最好的老师,要把这些知识一点一点地积累起来?!碧?,我心里美滋滋的,从此对语文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我的语文学的越来越好。老师为了奖励我,送给我了一个本子,扉页上写着:飞吧,小蜜蜂,采更多的花粉,酿更甜的蜂蜜。那一页的纸上,隐隐约约能看到一些粉笔屑……

哦,那飘飘的粉笔屑。哦,我难忘的老师,是你让我懂得了很多很多……

内容推荐

【下一章】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【没有了】